政策法规


政策法规

西宁植物园马鞭草300字作文

日期:2019-07-21 02:40浏览次数: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知道合伙人教育行家采纳数:17446获赞数:289309毕业于井冈山大学会计学专业,现任崇阳一马投资有限公司会计。向TA提问展开全部眼下的辰山植物园化身紫色海洋,这些紫色的“精灵们”便是柳叶马鞭草。

  柳叶马鞭草为多年生草本植物,株高100~150厘米。聚伞花序,小筒状花着生于花茎顶部,紫红色或淡紫色。柳叶马鞭草经过修剪在生长期内可多次开花,最佳观赏期在5月中下旬至6月中旬。辰山植物园种植的柳叶马鞭草面积约7000平方米,主要观赏区位于儿童植物园西侧和北美植物区。无论你是不经意路过还是特意寻花而至,相信这一片紫色的花海都会带给你清新自然的初夏体验。

  愈孔坚,男,1963年生于浙江金华,1987年在北京林业大学获硕士学位,后留校任教。1992年赴美国哈佛大学留学,获设计学博士学位。1997年回国任北京大学教授,创立中国第一个景观规划设计中心,担任主任。1998年创立股份制企业北京土人景观规划设计研究所并担任所长。他先后获10多项国际和全国性奖励,在国内外发表文章80余篇,出版专著4部,应邀在10多个国家和国内几十所大学、研究机构和省市政府讲学,为国内多个省市政府的城市建设高级顾问。 土者,五行居中,万物之本,为生命之象征;人者,虽为万物之灵,伐神土,尝禁果,唯利是图,毁神之伊甸……故而“土人”者,替天行道,为神差使,为自然而设计,为人而设计,亦为神而设计,以求“自然—人—神”之和谐,铭曰:“土人理念”。 ———摘自愈孔坚“土人铭” 走进位于北京中关村留学人员创业园的土人景观规划设计研究所,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愈孔坚自创的这幅“土人铭”。“土人”既是愈孔坚对自己的称呼,也是研究所的名字,更是他个人景观设计理念的体现。在他的求学、创业过程中,“土人”情结始终贯穿其中。愈孔坚对乡土、故土、土地的眷念与深情,都浓缩在这篇不足500字的“土人铭”中。 1997年,从哈佛大学设计系毕业的愈孔坚博士回到祖国,同年他在北京大学创立了中国第一个景观规划设计中心;1998年又创立了高科技股份制企业,这就是“土人景观规划设计研究所”,愈孔坚任所长。 出生于浙江金华的愈孔坚是土生土长的农村孩子。1980年,他考上中国林业大学园林设计专业。临行前,母亲从村前的树林里取出一捧土,用红纸包好交到愈孔坚手中,从此,这包故乡的泥土伴随着他离开乡土来到城市,又离开故土远赴重洋。离乡土、故土越来越远了,可愈孔坚对乡土和故土的感情却越来越深。早在出国前,他就抱定了一定要学成回国的决心和信念。在哈佛攻读博士学位期间,愈孔坚曾获得4项国际性设计奖项,还未毕业就被美国著名的景观设计集团SWA聘为设计师。然而,1997年,愈孔坚义无返顾地踏上了回国之路。 愈孔坚把研究所的名字定为“土人”景观,是因为“土人”二字体现了“土人理念”的精髓,那就是人与自然和谐相处。在他看来,真正的现代化并不意味着破坏自然,破坏生态,也不是钢筋水泥丛林的高楼大厦,而是自然和文化的天人合一,用最少的投入,最简单的维护,因地制宜,充分利用自然原本的环境和原有的特色,达到设计与当地风土人情、文化氛围相融合的境界。 愈孔坚的所有设计中都体现了他的这种天人合一的“土人”理念。在四川都江堰文化广场的规划设计中,愈孔坚将中国古老的传统文化与“土人景观”的现代科学理念相结合,突出了都江堰历史与文脉的“水文化”特色。 在中关村西区开发与规划设计中,愈孔坚提出了崭新的“模块式”建筑框架,强调建筑本身能不断组合改造,以符合中关村特有的知识型特色,获得了30万元的奖励。 1999年7月,愈孔坚参加了西藏昌都步行街的设计,藏红色作主色调。如今,步行街已成为青藏高原上一道令人瞩目的风景线。 “土人景观”自创建以来,已为海内外客户完成了50余项大型项目的规划设计、咨询和科技服务。为了培养更多的高级专业人才,研究所捐款100万元在北京大学设立了“土人设计学基金”,用以奖励优秀的研究生、博士生。 愈孔坚是北京大学的全职教授,担任3门课程的主讲,还带了10多个研究生;同时主持着两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和多项省部级基金的研究项目。 在很多人眼里,景观设计是一个十分陌生的名词。然而始于1900年哈佛大学的景观设计学已有百年历史,形成了蔚为大观的学科体系;而中国目前仅仅局限于园林设计、城市规划设计和建筑设计,缺乏统一的学科规划。作为中国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哈佛大学设计学的博士,传播景观设计理念成为愈孔坚义不容辞的责任。从1997年开始,他便在全国20多个省自治区市向城市建设决策者和专业人员讲学,被10余个省、市政府聘他为城市建设高级顾问。 如今,愈孔坚和“土人景观”的设计作品遍布中国大江南北。愈孔坚在回国前给自己定的目标:教育、宣传和实际项目都实现了。为了祖国这片热土,他还继续着他的终极理想:使中国大地园林化。